2019-20赛季,欧冠小组赛客场对阵根克,张伯伦梅开二度,凯塔上前庆祝。

张伯伦确实是伤了,当时他在新加坡热身赛感到不适,本以为不严重,结果回去一扫描,才发现并不乐观。克洛普一直器重他,即使上赛季3月底利物浦客战诺丁汉森林的足总杯8强战后,就没有派张伯伦出过场,可是他依旧是队内重要的一员,像欧冠淘汰赛对阵本菲卡、比利亚雷亚尔两回合,欧冠决赛巴黎鏖战皇家马德里,张伯伦都是替补球员。夏季热身赛,张伯伦随队亚洲行,还在泰国和新加坡的比赛出场,可是,在新加坡和水晶宫一战受伤……(天啊!万恶的新加坡热身赛魔咒!)

保守估计,他的复出要三到四个月,也就是说,恢复的顺利,我们能在世界杯期间,利物浦设立在卡塔尔的训练营看到他;如果不顺,那就是明年,甚至再也没机会看他穿利物浦队服踢球了。他的社交平台自打泰国行之后,就没有更新过。你可以想象出他的痛苦和无助,就在自己想大干一场的时候,再度重伤倒地,俱乐部、国家队、世界杯都和他渐行渐远,他还不到30岁,却已经到了职业生涯的十字路口。

凯塔在这个暑假一切正常,克洛普说,他们正在谈续约,而凯塔也在一系列热身赛出场——甚至社区盾杯和曼联的比赛,凯塔也亮相了,他在第85分钟,换下了身体不适的蒂亚戈。

凯塔随后因伤缺席了利物浦和富勒姆的首轮英超,第二轮战水晶宫他却进了大名单,只不过没有出场而已。下轮对阵曼联,克洛普一直说凯塔会出场,但是出征老特拉福德前,风云突变,他又伤了,这一伤,直到现在都没露面。

凯塔上赛季已没有频繁的伤病了,他是克洛普手中能用的牌面之一(25场首发,7次坐板凳没上,15次替补登场)。出场顺位是在米尔纳(14场首发,12次坐板凳没上,25次替补上场)之前的。本赛季利物浦主场战水晶宫之时,凯塔没有出场,米尔纳首发,这分明就不正常。

还有,在转会市场关闭之前,德甲莱比锡红牛和多特蒙德都表达了对凯塔的兴趣。这个消息的出处来自《镜报》的记者马多克(David Maddock),此人上过利物浦官方网站采访,应该不是造谣生事之辈。也有记者当面问过克洛普凯塔转会的事情, 德国人并没有否认传闻,但是也说:“如果没有好的备选人员,(我们)就放凯塔走人是不可能的。”

那我们不妨反过来推测,确实有球队对凯塔表达了兴趣,是利物浦没有放人。那么,凯塔自己的态度呢?

无非是想走,或者不想走。我个人认为,凯塔是想走的,甚至采取了一些极端的方式。于是,这让克洛普大为不满,因为利物浦本就没有中场补强,凯塔续约留队就成了克洛普计划的重要一部分,加之临近转会市场关闭,这时候提出走人,和那年的库蒂尼奥一样,彻底打乱了球队的部署,实属坑爹行径。

凯塔的经纪公司是ROOF,和莱比锡红牛的中场莱默尔在同一旗下。转会窗口关闭前,坊间疯传利物浦有意莱默尔,你觉得还会是空穴来风吗?莱默尔没走成,他自己解释道:“迅速做出决定并不是我的风格,我要冷静下来,多想想。尤其是这个赛季因为有世界杯的缘故,前半程密集而短暂,你根本没有时间去适应新的环境。英超很好,但对我并没有那么重要。”

ROOF做事情一直很专业,还能保持低调平和,他们和利物浦俱乐部保持着良好的关系,很多球员都选择和他们签约。比如马内、洛夫伦、库梅蒂奥、格鲁伊奇、阿沃尼伊等等。ROOF会尝试说服自己旗下的球员转会,只不过绝对不会做出格的事。所以,凯塔的事情也可以瞒得滴水不漏,不至于出现斯特林、苏亚雷斯在经纪人唆使下,利用媒体炒作逼宫事件。

在利物浦和伯恩茅斯的赛前,克洛普说:“你们都是对的,是我错了,利物浦确实该买中场。”

亨利上一次来安菲尔德,是上赛季联赛最后一场,他满心期待利物浦联赛逆转曼城,虽然没能成功,也算见证了这个伟大的赛季的主场收官。他还在利物浦欧冠决赛和联赛杯决赛现场督战,不过足总杯决赛没有去温布利,取而代之的是亨利夫人发来贺电。

像亨利这种生意人,最宝贵的是时间,他不会无缘无故跑到现场看比赛的。因疫情的缘故,亨利整个2020-21赛季都没有来过安菲尔德,直到今年才逐步再来到欧洲。

是啊,亨利确实带来了他的好朋友,来自波士顿的商人保罗·英格利什(Paul English),这老哥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自己捣鼓出一个公司,然后转手卖掉。就在去年10月,他刚刚把企业报销软件Lola买给了Capital One(我还是喜欢用SAP Concur),Kayak也是他的手笔,在被Priceline收购后,成为利物浦的袖口广告赞助商Expedia的竞争对手……所以呢,这个英格利什最多就是芬威的股东之一,他自己玩儿足球,财力还是单薄了点。

这个夏天,英超各球队都在搞军备竞赛,利物浦的团队不可能无动于衷,早就看好的琼阿梅尼遭皇马截胡,克洛普又不愿意将就,心仪的贝林厄姆如果明年想要拿下,注定又会是一场血雨腥风,不花大价钱是不可能的,而且光整一个中场也不够啊,过阵子,凯塔留不住,米尔纳又告别,菲尔米诺也不续约,利物浦这窟窿大了去了。

疫情这两年,利物浦引援趋于保守可以理解,现在形势正在变好,不做新老交替的理由又是什么呢?

我想,克洛普以及其他团队的成员是和亨利有过直接对话的,并且结果是积极的,还算令人满意的。

克洛普不是傻子,他有自己的想法和追求。如果利物浦高层的一系列做法,让他失望透顶,那完全可以一走了之,他不愁没有下家,只要他想,开航母也不是什么难事。相反,克洛普今年春天是主动要求留下续约的。

退一步讲,克洛普如同贝尼特斯一样愣,明知道老板是混蛋,依旧一门心思在续约合同上签字,然而球员并不傻,他们大多数都是为了自己而活,如同杰拉德那般职业生涯只为一座城的球员少之又少,在吉列和希克斯的年代,江河日下的利物浦损失了阿隆索、阿韦洛亚、马斯切拉诺等好球员,他们登陆西甲,成为那里豪门的骄傲,达到在安菲尔德从来不曾抵达的高度。

2009年3月,利物浦欧冠淘汰赛次回合,主场4比0大胜皇家马德里,杰拉德拥抱阿隆索和阿韦洛亚。5个月后,杰拉德的两位队友加盟皇家马德里。

如今的利物浦并不会胆战心惊地害怕别队挖角。相反,他们应该担心自己的球员履行完现有合同,该何去何从?万物都有两面性,克洛普要求自己的主力班底要留住,告诉亨利、麦克·戈登不可以卖主心骨球员赚钱,切莫重走多特蒙德一样的老路,这一点芬威是做得不错的,利物浦的阵容稳定——不对,是太稳定了,甚至开始老化了,所以这支球队需要补充新鲜血液,在挖掘年轻人方面,克洛普做得相当到位,现在唯独缺了可以增强球队实力的大手笔引援,

马内我不认为是拜仁撬走的,他在利物浦获得全部的锦标,功成名就,去追求更多的荣誉,更高的薪资,是他在迈入30岁的职业生涯想要的。这和1984年索内斯离开利物浦,加盟桑普多利亚是一个道理。

综上所述,哪怕再痛苦再不舍,张伯伦合同到期后要走人了;凯塔也留不住了,而且极有可能是个别行为惹恼了克洛普被雪藏起来,他得认错之后才会“伤愈”归来;亨利来利物浦,极有可能是安抚、修正和承诺了一些事情,这为利物浦带来了希望和生机,全队上下觉得日子有了奔头,于是在努涅兹禁赛的日子里,主场连胜伯恩茅斯和纽卡斯尔,客场战平埃弗顿也并非无法接受,克洛普自打执教利物浦以来,一共联赛做客古迪逊公园七次,利物浦也不过两胜五平而已……

曼联确实赢了利物浦,这又能说明什么呢?去年11月和12月,西汉姆联和莱斯特城也在家门口赢了利物浦,这还不到一年呢,两只球队在积分榜一个倒数第一,一个倒数第三。现在还有人吹捧罗杰斯和莫耶斯吗?

英超节奏太快了,成王败寇的转换可能只是一瞬间,曼联的滕哈格从“滕衰”到“滕圣”也不过就是这一个月发生的事而已,索尔斯克亚2019年接手曼联的前12轮联赛10胜2平,不比滕哈格耀眼得多?其实呢,当年那帮呼喊索肖快快转正,以及后来痛骂挪威人猪狗不如,赶紧下课的,都是同一波人——这就如同现在骂芬威、损克洛普最凶的,也正是那几年利物浦问鼎欧冠、拿下联赛冠军庆祝最疯狂的家伙。爱之深,方才恨之切,理解万岁了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